欢迎来到多多看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多多看书 > 灵异 > 终极大神进化论 > 血火之缚 第六十章

血火之缚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卡捷尔说得一点都不错。

    法师塔出现的时候,明夕玦正以绝对的优势与jonathan交锋,打算逐步将jonathan的信心击溃,进行下一步计划。却没想到波风水门的通讯有如催命,明夕玦万般无奈,只能草草定下游戏规则,与jonathan签订契约,然后匆匆赶回来救场,却发现这是一场乌龙……本来已经很郁闷的明夕玦又被卡捷尔戳穿一部分真相,他的笑容不免深了几分:“我突然想到,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过过招了。”

    卡捷尔默默别过脸,心想你果然恼羞成怒,决定单方面殴打我……但他既然说出这句话,自然早做好准备,所以他硬着头皮道:“愿意奉陪。”

    仅仅片刻之后,某位勇者就被大魔王打倒在地,幸好明夕玦下手极有分寸,卡捷尔明明觉得痛,但他全身上下连块青的都没有,修养一两天就没事。卡捷尔对刚才吐得天昏地暗,脑子依旧混混沌沌,所以睡在一旁,完全不明白现在悲惨状况的阿伊洛斯表示各种羡慕嫉妒恨。他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才发现明夕玦平静地吓人,不免有些心虚。

    明夕玦盯着卡捷尔看了片刻,方缓缓问:“你知道了多少?”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算?”卡捷尔耸耸肩,带了点漫不经心的意味,“外来者不是傻子,为何明知法师塔的威力不仅不逃跑,还敢攻击?就算是特殊能力,也不可有这么大的覆盖范围,这么久的持续时间,能做到这一点的……。”

    明夕玦摆摆手:“不要拿方才发生的事情来糊弄我,你开法师塔回到这个世界之前,应该就知道了很多事情。”

    卡捷尔自知瞒不过去,便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地说:“从你用各种手段阻止我从魔界回来后,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拜托阿伊洛斯帮我查一查密鲁菲奥雷的情况,才知道你腹背受敌……直到刚才,我才猜出真相。”

    好梦正酣的某宅龙突然觉得周围一冷,他迷迷糊糊地伸出右手,在一旁摸索着什么,卡捷尔无奈地取出一条毛毯,扔到地上,阿伊洛斯直接将毛毯扯到自己身上,转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明夕玦沉默地看着这一切,半晌才道:“他还是龙吗?”

    “不仅是,还是龙族中最强,也是最难得一见的魔龙。”卡捷尔无奈摊手,经过几年的相处,他已经深深地了解阿伊洛斯的单细胞本质,心想这家伙能平安活这么多年还真是个奇迹。不过,阿伊洛斯是单细胞,却不代表他傻,他之所以睡得这么熟,主要原因是眼下他是神识附体,出了事情也无所谓。

    想起阿伊洛斯做的种种囧事,明夕玦感到一阵无力,不欲再谈这头宅龙:“既然你已猜到这里的凶险,为何还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

    世界自有法则,主神的手下无法真正改变穿越者的灵魂核心,或者说,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他们可不愿得不偿失。对主神的手下来说,服务只要表面上到位,不违背契约即可。纵然他们手段出众,让耶和华这般身兼创世神与至高神两重身份的存在也发现不出穿越者的问题,却不意味着世界法则好惹。

    与其说今天会场惊变是各方博弈,还不如说是世界法则为大规模抹杀穿越者而建造的舞台。这也很好理解,穿越者好比造了假证的黑户,若你当个普通人,说不定还能活得好好的。但你若和主角走得太近,或者强大到影响世界走向,世界法则自然要重点关注你,来个变相的政审,却发现你用假证……什么后果大家都清楚。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明夕玦才以法师塔为诱饵,让卡捷尔去魔界修炼。

    卡捷尔在综漫世界处境堪忧,在主世界的魔界却属于绝对的弱者,路西法、玛门他们看在明夕玦的面子上,会给予卡捷尔一些尊重,却打心眼里看不起人类。卡捷尔洞察力极佳,自然看得出这一点,所以他只与阿伊洛斯交好。明夕玦对此乐见其成,心想与七罪不熟的卡捷尔就算呆在主世界的魔界,世界法则也没空关注卡捷尔。卡捷尔修炼完成最快也需要个十来年,明夕玦早已离开这个世界,没有唯一的血亲作为羁绊,只剩一个挚友阿伊洛斯的卡捷尔留在魔界理所当然,这样怎么说也能保卡捷尔很长一段时间的性命。谁知道卡捷尔不顾明夕玦的苦心,明知危险还巴巴地赶过来,顺便带了某头单细胞恐高宅龙来……

    “萨拉查,你身份特殊,力量强大,心志手段都极为出色。你掌控全局,习惯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着,久而久之,大家也都觉得你无所不能,你就更不能有一丝脆弱。而我呢?身为兄长,我还要在你的庇护下生存,变强的机会也是你给我的,我实在很没用。”卡捷尔自嘲一笑,“这样的我却说想要帮助你,定然会被别人嘲笑,说我不自量力吧?”

    明夕玦沉默不语。

    “无论你真实身份是什么,我只当你是萨拉查.斯莱特林,是我卡捷尔.斯莱特林的弟弟。所以,明知我回来也帮不上什么忙,还可能是添乱,但我还是要回来。”卡捷尔一字一句,说得极为认真,“接不接受我的帮助,这是你的事情,但回不回来,却是我的事情。”

    “你想要帮忙,也不是不可以。”明夕玦盯着卡捷尔看了一会儿,表情依旧冷淡,声音却有了一丝温度,卡捷尔听见明夕玦松口,眼睛一亮,就听见毫不留情地吐出后半句,“等你开法师塔不至于坠机再来”

    话音刚落,明夕玦就从法师塔中消失,他隐匿身形,站在云端,先设置一个结界,然后划开空间,毫不留情地将法师塔轰回去。

    “消,消失了……”入江正一反复擦擦眼镜,最后还是不得不承认事实,他心中浮起一个诡异的念头——这座法师塔,该不会是被外星人绑架了吧?

    小正同学,你终于被刺激得不正常了么?

    就在同一时刻,被入江正一误认为被外星人绑架的卡捷尔轻叹:“果然,还是实力不够……”他的目光移向远方,不知道过了多久,卡捷尔终于收起无用的惆怅,他站起来,打算继续去修炼,却发现阿伊洛斯依旧睡得香甜,还流下一点口水,卡捷尔咬牙,“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很不爽?”

    解决麻烦的明夕玦用神识感知四周,看见云雀恭弥横扫战场,鬼神退避的样子,便知道那边不会有事。他又发现海因茨与六道骸在暗中比斗幻术,造成周围大面积幻术污染,不由抚额,心想对方遇上这两个家伙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然后,他的视线落到真六吊花身上,看见他们状况虽然很惨,却没有受到致命伤,便也放下心来。

    技术部有波风水门照看,料想不会有事……宿尘弦和锥生零混在一起,与吸血鬼们针锋相对?明夕玦收敛心神,开始关注那边的情况。

    锥生零被明夕玦用纯血七家的血液改造过,他不老不死,拥有与吸血鬼一般无二的力量与速度,却可以在享受阳光,也不会以人血为食物。唯一的不足就是锥生零没多少魔力,若真正实战,绝对无法与纯血始祖匹敌。

    纵然如此,也已经足够,因为他手上有枪。

    “零,你……”玖兰优姬扶着受伤的玖兰枢,满脸不可置信,也带了一分难过的意味。

    “玖兰夫人,我说过,只要下次见到你们,必要将你们杀死。”锥生零冷冷地说,他将戒备提高最高,枪口不住移动,似乎在考虑下一个靶子是谁,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纯血始祖们极为关注他的动作,视线随着枪口异动,眼睛里是满满的忌惮。

    纵然是加持过圣水的纯银子弹,对始祖也没什么影响,偏偏锥生零手上这柄枪的圣光太过强烈,纵然离着这么远,他们生不起与之对敌的心思,只想逃跑,否则就感觉自己会被圣光融化。何况这子弹也极为****,射入吸血鬼体内就让伤口无法愈合,若非玖兰枢身体偏移了一些,心脏都要被洞穿,必死无疑。

    玖兰优姬死死咬住下唇,这时,不远处放起烟花,锥生零脸色一变,扔出一张符咒,阻隔吸血鬼的脚步,便快步离开。

    锥生零来到目的地,宿尘弦倚着树干,笑道:“如何?”

    “按照你的话,我只击伤了玖兰枢,真是太便宜他了”锥生零满脸厌恶之色,“这真的是最好的报复方式么?”

    宿尘弦懒洋洋地说:“神器不是万能的,若你无差别攻击,让他们为保性命联合起来,你就得遭殃。若你只攻击玖兰枢,他们便会以为是私人恩怨,定会袖手旁观。再说了,玖兰枢根本不是喜欢你,他只是觉得你有趣,又得不到,所以越发犯贱罢了。对付这种渣,杀了他太便宜,也会脏了你的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失去能够作为依仗的一切。所以,你只要打伤他,让绯樱宁、缥木岚他们几个去造反,吸血鬼可没多少道德观,更没有正义感,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绝对比你亲手报仇爽快。”

    锥生零追问:“你确定?”

    “放心,玖兰枢的好日子没几天了。”宿尘弦万分笃定。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