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多多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多多看 > 灵异 > 终极大神进化论 > 血火之缚 第六十二章

血火之缚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听见这句话,明夕玦略带深意地瞥了一眼百莫大,却没有说什么。

    他们两人心里都清楚,复仇者监狱对彭格列的所作所为不可能全然无知,但一是彭格列做得很隐蔽,没留下多少证据,二是百莫大与giotto交好,惦记旧情,不去追查这件事情,才让彭格列这么多年一直稳稳当当地过日子。但jonathan以为一切顺利,便果断地舍弃彭格列,将众多势力得罪光了。再说了,芯片虽是明夕玦假造的,但芯片里的证据千真万确,于情于理,复仇者监狱都必须制裁彭格列,给世人一个交代。

    与百莫大短暂交谈过后,明夕玦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便去探望住院的泽田纲吉。

    “白兰,你有没有找到彭格列大空指环……”泽田纲吉挣扎着坐起来,满脸焦急之色。

    明夕玦让泽田纲吉躺好,才坐到床边,说:“找到了,但我没有取回它。”

    泽田纲吉眼中的光黯淡下去:“没有……”

    “不过,我虽没有取回彭格列大空指环,却也没让它落在对方手里。”明夕玦安慰泽田纲吉,“jonathan他奈何不了我,我也怕他狗急跳墙,毁灭彭格列指环与彩虹之子奶嘴,便与他定下三年契约。我们将彭格列指环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用我们两人的血作为封印,藏起彭格列指环。然后,他手持彩虹之子奶嘴,我手持玛雷指环。这三年中,只要他能从我手中夺得随意一个玛雷指环,便算他赢,反之就算我赢。无论胜利者是谁,失败者都必须兑现承诺,将七的三次方完完整整交给对方。”

    泽田纲吉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你是说,策划这起事件的是jonathan?他疯了吗?”

    撺掇一群人来攻击会场,大肆残杀与会人员,抢夺七的三次方……这些罪行如果被查证,不要说jonathan要在复仇者监狱呆一辈子,彭格列也会面临各大势力的疯狂进攻。身为彭格列的继承人,jonathan怎么能拿彭格列作为他野心的陪葬?现任九代目是他爷爷,门外顾问是他父亲,彭格列是他的容身之所,他怎么会……

    “不,他从头到尾都很清醒。”明夕玦面无表情地说。

    压根没把彭格列九代目和泽田家光当做真正的亲人,对他来说,选择这个身世,不过是为了夺取七的三次方更方便罢了。明夕玦原先一直不解jonathan为何要抢夺七的三次方,难不成学白兰毁灭世界?在看到那个阵法之后,他才明白jonathan的想法。

    因为死过一次,所以对自己的性命看得极重,畏惧死亡的到来,甚至有点病态地追求永生。但jonathan自身功德只在中游,若是重生到修仙世界,就不能兑换超一流的资质与功法,何况jonathan自知心思太重,修仙估计也很难有成,加上不知从何处了解穿越者不入轮回,jonathan便陷入偏执,走上另一条道路。

    收集七的三次方,借助世界基石的力量,成为永生不死的存在。如果有可能的话,jonathan估计还想学鸿钧合道……无论是彭格列的九代目、泽田家光还是论坛里的穿越者们,在jonathan眼中都是棋子,是他达成目的的踏脚石,他怎会考虑棋子的想法和感受?不过,明夕玦不打算将这些事情告诉泽田纲吉,所以他只是说:“他有更高的追求。”

    “什么更高的追求,会让他舍弃亲人……”听见这一句话,泽田纲吉似哭似笑,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

    九代目和泽田家光都认为jonathan更适合当十代目,为了给jonathan铺路,他们推泽田纲吉出来做靶子,最后又毫不留情地舍弃无辜的他,还要斩草除根……原来,对这一切,他不是没有怨,没有恨的

    他应该笑的,不是么?你看看,这就是你们选定的继承人,这就是你们舍弃我的后果,这就是……但最后,他却努力克制自己不流下眼泪。

    “大概再过一段时间,就不会有彭格列了。”明夕玦叹道。

    泽田纲吉闭上眼睛,半天没说话。

    他心里明白,在不知谁是凶手的时候,密鲁菲奥雷或许会成为迁怒对象,但jonathan的事情一被披露出来……彭格列四百年的风光荣耀,早就让无数人嫉妒得眼睛发红,发生这种事情,估计一群人在哀悼亲人死亡的同时,也高兴得要命,因为他们终于有理由对彭格列宣战,瓜分这个超级势力。无论再怎么坚定的盟友,看到彭格列大势已去,也不可能牺牲自己组织的基业来帮忙……

    “今天早上,复仇者找到了我。”明夕玦看出泽田纲吉的不甘愿,却残忍地说了下去,“蓝色生日中的老式芯片,记载了彭格列多年来犯下的罪行,所以这七年来,我一直都遭到彭格列的敌对与仇视,还有从未停止的算计与阴谋……”

    泽田纲吉不住苦笑。

    你明明知道,彭格列仇视你的原因是未来战……也对,这么多年来,彭格列从来不忘给白兰使绊子,若非白兰人脉广,手段好,密鲁菲奥雷早就不复存在,白兰也进了彭格列的实验室。

    现在发生这种事,白兰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怎会讲出未来战的事情?难不成他还要帮彭格列辩护,说彭格列敌视他的原因是他未来会毁灭世界吗?

    想到这里,泽田纲吉也不想在说什么。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所以,你有没有想过,重建彭格列?”

    “重建?”泽田纲吉惊讶地望着明夕玦。

    明夕玦点了点头:“彭格列一旦出事,他的盟友诸如加百罗涅、基里奥内罗等都会遭殃,不仅如此,世人早就觊觎彭格列判定死气之火拥有者的方式良久,你也知道黑暗世界的大势力都是什么货色……密鲁菲奥雷根基不稳,危机四伏,连我也难以保证自己的性命安全,更不要说庇护众多死气之炎的拥有者。尚能白手起家,你当了六年的彭格列继承人,人望极高……”

    “但……”泽田纲吉对这个提议相当心动,但他知道,单纯从商很容易被人从各方面打死,若想屹立不倒,必须在黑道站稳脚跟,也就是说,彭格列依旧要成为黑手党。这样一来,他重建彭格列,岂不是再走giotto的老路?

    “这世上最难测的就是人心,再好的制度也经不起人的败坏,大部分感情都经不起利益的****,只在于价码的多少……”明夕玦笑了笑,开解钻了牛角尖的泽田纲吉,“你不能保证你的后人和你是一样的心思,你更不能保证你选定的继承人不是伪装着讨好你。重建彭格列,不过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并收容众多死气之炎的拥有者,给他们安静生存的一方土地。只要彭格列在你手上的时候,不去做那些过分的事情,你也无愧此生。”

    泽田纲吉怔住了,明夕玦知道他需要时间想一想,便悄悄离开病房,轻轻关上门,走了一段路, 才发现雷纳德、宿尘弦和柚木梓马灰头土脸地出来,不由觉得好笑:“怎么了?”

    “尘弦坚定地认为世界法则不会这么轻松地放过我们,一定会让我们被辐射有隐疾之类,所以逼我们来做全身检查。”雷纳德摊摊手,无奈道。

    宿尘弦铁青着一张脸,冷冷地说:“结果呢?你还是中招了吧?还有柚木你也是,被诅咒了一年多,没死真算你命大。”

    “就算诅咒生效,也不过是再死一次而已,小意思。”柚木梓马露出他标准的笑容,语气很是轻松,“我想,我身上的诅咒,大概心生嫉妒的男生或者占有欲强的女生弄出来的,想让我下地狱罢了。”

    攸关性命的大事,为什么你讲得这么轻松?什么叫“再死一次”而已,你难道有很多条命吗?

    明夕玦默默别过脸,克制自己吐槽的****,宿尘弦气得要命,语气很不好地说:“下次不要想我会帮你”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关心。”柚木梓马看见宿尘弦真的生气了,连忙补充一句,他只是说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没有任何指责宿尘弦多事的意思啊

    宿尘弦勉强收下他的道歉,嘟哝着:“无论如何,活着就有希望与未来,你这种心态到底是怎么养成的?知道自己被诅咒都不关心……”

    听见宿尘弦的抱怨,雷纳德和柚木梓马都笑了起来,雷纳德说:“死亡……我不想死,所以在死劫快要到来的时候,我天天都焦躁不安,心绪烦乱,但死劫若真是避无可避,我也不会有任何后悔。”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