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多多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多多看 > 灵异 > 终极大神进化论 > 血火之缚 第十五章

血火之缚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

    大多数妖族都是动物化形,无论他们的言行举止多么风雅,内心还是有一丝野性未驯,好勇狠斗本是寻常。何况洪荒异种个个眼高于顶,否则也不会在天道降下威压,为帝俊立威的情况下,还敢挑衅这位天定的妖皇。在场的大罗金仙少说有近百个,明夕玦一句话就要挑他们全部,自己还不用法宝,这种不加掩饰的鄙夷让妖族强者们个个暴跳如雷,恨不得立刻撕了明夕玦。

    不过,能够成为大罗金仙的妖族强者,心境都不错,尽管一开始气昏了头,但稍微一想,他们就左右为难起来。他们当然知道,如果单打独斗,胜过东皇太一的可能极小。但如果真的按照明夕玦的意思来群殴,就算他们赢了,脸上也一点光都没有。

    白泽早知天命不可违,此番不过是试探新出炉的妖皇有何本事,却不料被明夕玦一句话逼到如此局面。但白泽也不是好惹的,只见他微笑道:“东皇战力非凡,天下皆知,但数百大罗金仙一同动手,未免太……不如择几位顶级强者,与东皇一战定胜负?”

    明夕玦不以为意地点点头,什么话都没说,大有无论几个还是几百个,我都照样灭了你们的意思。

    他这样轻慢的态度,让妖族强者们本来压下的怒火又蹭蹭蹭燃烧起来,虽说大家都有原则,觉得群殴对方一个实在不是光明磊落的做法,但白泽刚才的话已经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他们便自我安慰,反正是东皇太一不长眼要求群战,何况数量已被白泽限定在十个之内,咱们也不算太过分,对吧?

    鲲鹏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心中暗暗叫苦,后悔自己平日太过张扬,伏羲默不作声地研究衣服边上的花纹,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方才白泽故意让帝俊进退两难,太一就立刻用更激烈的手段还回来,可见这两兄弟不仅感情很好,还相当护短。就算换在平时,他们也不愿得罪这种存在,更何况帝俊是天定的妖皇,马上要君临天下?

    帝俊看见鲲鹏的小动作,暗暗记下这一位,对于明夕玦马上要面临的战斗,他倒不怎么担心。明夕玦看似无比嚣张,实际上却选择了最好的方式。洪荒异种都不是好惹的主,就算明夕玦体内源力生生不息,却也经不起如此大的消耗,何况他也不愿被白泽看出自己的战斗路数。群战看似凶险,对明夕玦这种擅长寻找漏洞,借力打力,逐个击破的存在来说,反而既省时又省力,何况这样还能以牙还牙,让这帮家伙没脸,顺便帮帝俊立威,完全是一石多鸟。

    帝俊在观察妖族众位强者,明夕玦的注意力却全放在伏羲身上。

    伏羲转生为人族,借人族气运与河图洛书证道,成为三皇之一的天皇,这始终是明夕玦心中的一根刺。

    天命?我现在就杀了伏羲,你看天命可不可违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牢固地盘桓在明夕玦脑子里,始终无法抹去。

    想要杀伏羲,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女娲还没成圣,作为她兄长的伏羲也分不到圣人的功德与气运,难度会下降很多。伏羲生性谨慎,又极为聪明,以后想要找到不着痕迹下手的机会,怕是不怎么容易……

    明夕玦极好地掩饰自己的杀意,做出一副“无所谓你们挑谁”的样子,心中却决定,只要伏羲敢参与进来,他就算拼着重伤的代价,也要将这个最大的隐患给杀了

    至于女娲成圣后,能算到兄长的死因……如果连最弱的圣人都对付不了,自己还谈什么打破空间的束缚?

    伏羲不知明夕玦心中的杀意已经快要沸腾,他对走过来的英招摇摇头,示意自己不参加这场战斗,英招也知道伏羲不是特别擅长这些,便没有多问,转而去找鲲鹏。

    明夕玦轻哼一声,却没说什么。

    妖族众位强者商讨之下,推举九位最强的存在出来,与明夕玦一战,分别是计蒙、英召、飞诞、飞廉、九婴、商羊、钦原、呲铁与鬼车。他们都是洪荒异种,法力高强、神通广大,随意两个联手,准圣都要头疼。

    “只有你们九个吗?”明夕玦右手出现一柄金色的长剑,随口问,没想到呲铁自觉受辱,狼牙棒当头砸下,怒吼:“不要小瞧我”

    金色的护盾拦住狼牙棒,帝俊冷冷道:“不周山乃盘古脊梁所化,谁都不许在这儿闹事。”

    说罢,他右手一挥,一条星辰通道出现。

    帝俊负手而立,冷淡至极:“你们都有开启三千鸿蒙世界的本事,这个通道通向三千鸿蒙世界之四,要打,去那里打。”

    明夕玦毫不犹豫地划开空间,走向第四个鸿蒙世界,见他这样做,帝俊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太一真是……无时无刻都要帮他找回场子啊

    白泽看见这一幕,非但没有任何愠怒与恐慌,反露出浅浅的笑意。他望向飞廉,只见飞廉眉间闪过一丝忧色,定是被帝俊、太一兄弟轻描淡写打开空间通道的行为所震慑。

    白泽面上不显,心中既有些怅然,却又有几分欣喜。

    未战先怯……东皇太一,果然好手段。

    尽管还没开展,白泽却差不多能知道结局,所以微微一笑,出言道:“不知陛下可否允我观战?”

    帝俊心下了然,声音也柔和了些许:“自然可以。”

    三千鸿蒙世界之四,明夕玦手持长剑,漫不经心道:“怎么,刚才还气焰滔天,现在却不动手?”

    听见他这样说,九位妖族强者都有吐血的冲动,你自己嚣张成这样,还说我们气焰滔天?九婴性格火爆,闻言立刻冷冷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讲究礼节了”说罢,半月状的水火之刃铺天盖地,大有将明夕玦捅得满身窟窿的架势。

    九婴开了头,其余八位强者也不客气,呲铁飞快冲过去,狼牙棒就要重重砸下,飞廉暗骂呲铁不长脑子,手上羽扇的宝石却绽出璀璨的光芒,射出无数不同颜色的细细光束,下一刻,狂风刮过,让九婴水火之刃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钦原双手一扬,漫天绣花针穿起飞廉放出的光束,以之为线,织成一张细细密密的网。计蒙、英招、飞诞、鬼车交换一个眼神,立刻冲上前去,商羊的身影与气息慢慢消失,难以找到她的所在。

    一看这个阵仗,明夕玦便知自己得估计出了一点错误,他原以为这些大妖独来独往,不懂配合,谁料他们的战斗经验无比丰富,配合起来也有模有样,颇为棘手。

    但是……明夕玦勾了勾唇角,将不屑写在了脸上。

    这种程度的配合,在我看来,破绽太多了啊

    明夕玦身法极快,纵然同样是速度型的商羊,也难以捕捉他的身形,往往是鬼车的方天画戟刚招呼过来,却发现会打到英招,不得不强行收势;钦原的绣花针刺向明夕玦,却发现自己的针穿过得只是残影,差点击中飞诞;计蒙与飞廉联手,狂风暴雨席卷天地,每一滴水珠都可能是计蒙的化身,冷不丁给你一叉,每一丝微风都可能是飞廉的残影,羽扇上柔软的羽毛已经变得有如刀锋,可想而知,挨上一下绝对会血肉模糊。

    若是换了旁人,这等阵仗不死也得褪几层皮,偏偏明夕玦借力打力,将攻击转移,让九位妖族强者的攻击要不落空,要不就会打到自己人,实在憋屈不已。而明夕玦只要一出手,绝对是攻击要害部位,为了不拖时间,这些伤害都不致命,只是会被金焰灼烧,痛苦难忍而已。

    不行,绝不能这样下去

    呲铁屡屡攻击不中,感觉到对方猫抓老鼠般的恶意,内心的怒火顿时熊熊燃烧起来。他怒吼一声,周围灵气暴*,下一秒,他已化为一只皮毛漆黑,头有巨角,形似水牛的异兽

    明夕玦唇角扬起一丝轻蔑的笑容,熟练地将辞缘琴随意架在自己右臂,左手轻轻一拨琴弦,明明从空气到大地都没有任何震动,呲铁的大脑却像被什么重重击打,有一瞬的停滞。

    明夕玦一击得手,却也****了自己的所在,众位妖族强者心中早憋着无名之火,一见他出现,立刻联手将他牵制住。明夕玦“避无可避”,身形一闪,竟跃至呲铁头顶,又巧妙偏移身子,躲过第一波攻击。

    此时的呲铁还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竟没有发现危险的降临,下一刻,明夕玦移形换位,声音不见,众位妖族强者收不回来的攻击,悉数落到没有躲避的呲铁身上

    妖族化为原形时,身体经常被本能控制,兽性大过人形,从未受过如此重伤的呲铁愤怒地失去了理智,将眼前一切生灵都当成了自己的敌人

    众位妖族强者咒骂呲铁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却纷纷化为原形,他们不得不承认,呲铁这只蛮牛的破坏力还是很大的,人形状态对付失去理智的呲铁,太容易被这家伙误伤。

    就在此刻,商羊出现在明夕玦身侧,她手中的青玉簪变得极长,直直刺向他的胸口

    这一击比闪电更快,比雷霆更猛,已是商羊人形状态下能发挥的极限。他们靠得太近,周围又被她青色的翎羽布下一个小型的结界,能够暂缓他一瞬的动作。

    这就是商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绝对是必杀。

    商羊对这一击极有信心,认为她可以重重伤到东皇太一。却没想到,青玉簪被金色的长剑利落斩断,明夕玦左手凝成掌风,毫不留情将这位绝世佳人内腑重创,击飞至远处。

    远远观战的帝俊见到八位妖族强者悉数化为原形,又看见明夕玦辣手摧花,气得商羊也恢复原形的样子,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尽管他对自己的弟弟极有信心,在战局没有明朗之前,也不敢掉以轻心,信幸好,战局在太一的掌控之中。

    站在帝俊身后的白泽轻轻摇头,知道胜负已分。

    恢复原形的确能发挥全部战斗力,却也丧失了之前颇为有度的配合,容易被东皇太一逐个击破啊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