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多多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多多看 > 其他 > 穿到异世去打架 > 第四百二十章:求救

第四百二十章:求救

    苏云曦一愣,随即开口:“这心病还需心药来医治,就连大夫恐怕都束手无策,寒姑……”

    “呵……”

    看她认真的模样,寒冰忍不住笑出了声。

    落后一步的怡人瞪眼冷哼了一声:“一点礼节都不懂!我家小姐好心好意关心你,你却嘲笑于她?”

    一听这话,寒冰更乐了。

    “我说怡人,你这对号入座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一改?还有,你从哪里听出来我是在嘲笑你家小姐了?”

    “我说的新病,不是指这个心,是新旧的新。我这个病,是新得的,刚刚才得的。”

    被她一顿抢白之后,怡人的脸上显然有些挂不住了。

    苏云曦轻轻摇了摇头,她才咬牙作罢。

    四人一言不发,继续朝前走着。

    这条路,平日里寒冰三两步就走过去了,今天走得格外地漫长。

    “寒姑娘这是在看什么?”

    寒冰抬眸微笑:“苏大小姐好灵敏的感知。”

    苏云曦好看的眉毛微皱,看得寒冰又是一阵感叹,这好看的人,不管做什么动作看起来都是赏心悦目的。

    “姑娘说的话,恕云曦听不懂。”

    寒冰点头示意:“听不懂也算正常。”

    “我说你这人,好生没有礼貌。”

    怡人一个箭步上前,老母鸡似的将苏云曦给护在了身后。

    她怒目圆睁,好像寒冰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

    “你若是个男人,今日定要你身首两处!”

    好狠的人。

    寒冰眯起双眼:“那多可惜啊,我是女的,让怡人姑娘失望了。”

    她突然把自己的一条腿伸到了苏云曦的面前:“若是大小姐觉得我唐突了,那你现在看回来吧,我不介意。”

    苏云曦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大步:“怡人,休要大题小做。”

    “云曦还是想问问,姑娘为何一直盯着云曦的脚看。”

    怡人其实说得没错,如果寒冰是一个男人,而且刚好身份比苏云曦低,那么现在,不要说脑袋保不住,最起码眼睛是肯定没了。

    “嗯,因为好奇。”

    “好奇?”

    “大小姐走路好慢,我想看看,是不是因为脚太小的缘故。”

    寒冰说的认真,好像是真的这样想的一样。

    苏云曦当即脸就红了:“抱歉寒姑娘,云曦自小走路便是如此。若是耽误了姑娘的时间,姑娘可以先行过去。”

    寒冰摆摆手:“那倒是没有必要,我也没什么要紧事,慢慢走,欣赏欣赏风景,也不错。”

    苏云曦脾气好,好说话,怡人显然就没有那么好打发了。

    她满脸鄙视地看了看寒冰的脚:“这就是寒姑娘有所不知了,这大烈王朝的千金小姐,自小就要学习礼仪礼节,才不像有些人……”

    “怡人!”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苏云曦及时阻止了。

    寒冰也不在意,随意笑了笑,继续往前走着。

    经历了刚刚的事情,苏云曦似乎卯足了劲,加快了步伐。

    就一会儿的功夫,她的额头上,就已经出汗了。

    路过大榕树的时候,一阵花香随风飘了过来。

    寒冰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地方倒也是奇怪,别的地方花儿都谢了,这里倒是不受影响。”

    见她抬脚就往大榕树那边走了过去,苏云曦一脸无奈地跟了上去。

    “或许是这里比其他地方暖一些。”

    倒也是,一靠近这里,温度似乎是要比其他地方暖和一些。

    “咦,这里还有一个秋千。”

    崭新崭新的,寒冰正欲坐上去试一试,被怡人一把拦住了:“这秋千可是王爷特地给我家小姐做的,任何人都不能坐。”

    “怡人……”

    苏云曦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

    怡人跺跺脚,不满地转头说:“小姐,你不能这样一直心善,什么都谦让。这要是让王爷知道了,又要不开心了。”

    寒冰一直背对着两人,听着她们一唱一和的,不去说相声还真是可惜了。

    她的手从秋千上拂过:“坐一会儿而已,又不是要拆了它,有什么不高兴的?”

    “还有,什么叫做又?难道他有因为同样的事情不开心过?”

    怡人头一抬,骄傲满满:“没有,你听错了。”

    寒冰轻笑,故意说给她听的,她怎么可能会听错。

    “噢?那好吧,可能是我真的听错了。”

    抬头看了看大榕树,这棵树可能是王府里面最粗壮的。

    但奇怪的是,它从来不开花。

    虽然,树下面的各种花儿开得都很好,唯独它,从来没有开过一朵花。

    咔嚓,寒冰伸手折断了它的一根树枝,拿在手里,晃来晃去……

    从大榕树过去不远,就是清音院,而冉宗延的书房,就在清音院的旁边。

    紧闭着的房门,里面空无一人。

    很显然,她们扑了个空。

    寒冰摊摊手:“看来,王爷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寒姑娘,请注意你的用词。”

    一脸严肃的严良东,从一旁走了过来。

    郑重地朝苏云曦行了礼,对寒冰却连一个眼神都不肯给。

    “依然总管说,那我应该怎么说?”

    眼见两人语气不善,苏云曦打起了圆场。

    “严叔,表哥去了何处?”

    “去了梁府,梁大人递了请帖。”

    苏云曦点点头:“这样啊,表哥刚回府不久,来回奔波也着实辛苦。”

    “多谢大小姐挂心。”

    “严叔哪里的话,这是应该的。”

    严良东脸上全是欣慰的笑容。

    “行吧,你们慢慢聊,我就先失陪了。”

    寒冰自说自话地走了,反正这里又不会有人留她。

    走了不远之后,她脸上笑容消失了,停住了脚步。

    这时,柳倡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什么事?”

    “紫烟姑娘有要事找大姐大。”

    “知道了。”

    她转身,朝紫烟的住处奔去。

    刚进院子,就见到了两个意料之外的人。

    “你们相认了?”

    寒冰毫不客气地往主位上一坐,示意丫鬟小闵上茶,她忙活了一整天,连口水都没有喝过,喉咙都要冒烟了。

    端起茶杯,她眼睛从三人脸上扫过,突然停在了王依佳的身上。

    鼻子使劲嗅了嗅,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血腥味儿。

    再使劲一闻,她脸色一变,这味道不对!

    不是正常受伤鲜血的味道,这个味儿,她刚好比较熟悉,在地宫闻了那么久,她都快免疫了。

    放下茶杯,她不发一言地走到王依佳的身边。

    后者显然对她很惧怕,四处躲避她的眼神,看起来十分慌乱。

    她求救的目光投向了王夏婉,王夏婉轻轻点头:“给寒姑娘看一看,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等丫鬟们都退下去了之后,王依佳缓慢地露出了缠着纱布的左臂,隔着厚厚的纱布,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