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多多看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多多看书 > 玄幻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五百零五章 这一招,唤作“冰河世纪”!

第五百零五章 这一招,唤作“冰河世纪”!

    “可以的话,那就进来吧!”

    徐小受在心里头一声呼唤,立刻遏制住了气海之上“烬照原种”气息的扩张之势。

    将之从正中央的位置挪移到了边上,清空一地焦灼气息之后。

    他再将大量的冻劫之力全部导引至另一边。

    “扑扑!”

    “烬照火种”怒了。

    冻劫之力立马被焚毁了大半。

    显然,脾性极为霸道的它,根本不容许自己卧榻之侧,再度出现另一种极端的冰寒之力。

    “臭小子,你给我消停一些!”

    徐小受也怒了,灵念搭上,便是对着火种叱声喝道:

    “我和你同属一脉,拉你入个体,给你机缘造化,你还如此傲娇,非要把我元庭烧了才可?”

    “现在‘三日冻劫’可是愿意全盘接受我了。”

    “一旦我真的将其本体完全接入气海之中,人家是全盛状态下的力量,你都被封印了,拿什么抵抗?”

    “真要再反抗,信不信我直接用‘三日冻劫’把你都封了!”

    徐小受威胁着。

    他完全明白,对付这类霸道型的至宝。

    软的那套,对方完全是不吃的。

    一旦自己的气势弱了几分,恐怕这火种便会蛇随棍上,将自己完全吃透。

    “扑扑!”

    但很意外。

    即便是这般威胁,“烬照火种”也不是吃素的,更加猖狂的将余下的“冻劫之力”给全部焚毁。

    “不信邪是吧?”

    徐小受冷哼出声。

    彼时怕将二者同时导入气海,会引发气海崩塌,那是在自己无法操控的情况下。

    但现在……

    “三日冻劫”完全接受自己,一物降一物之下。

    气海崩塌?

    呵。

    不存在的!

    “既然如此……”

    完全不再理会“烬照原种”的感受,徐小受将目光放到“三日冻劫”身上。

    “准备好了吗?”

    “叮铃叮铃……”

    “那就来吧!”

    深深一个吐气之后。

    徐小受运足了“呼吸之法”,对着面前的冰焰猛然一嘬。

    “嘶”

    磅礴的冻劫之力在顷刻间从咽喉管道吞入,继而被“呼吸之法”导引,来到了气海之上。

    “咔咔。”

    “烬照原种”慌了。

    这一刻大量涌入的“冻劫之力”,竟完全将它压制住。

    甚至连火种本身,也被冻出了一层冰霜。

    徐小受将力量一停。

    “我在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是继续反抗,还是选择接受你的冰焰伙伴,你自己好好想想。”

    他放下狠话,声音柔和了几分。

    “你也有灵智,也完全晓得这一波‘冻结之力’,仅仅只是它的力量余辉。”

    “现在,我要将‘三日冻劫’本体接进来,你慢慢思考。”

    “是要在冰封的日子中一直忏悔,直到醒悟。”

    “还是要选择接收被我压制力量后的’三日冻劫”,成为手牵手的好朋友……

    “我不逼迫你。”

    徐小受意念中满是温柔,“因为无论你选择哪种方式,我都可以借用你的力量。”

    “扑扑”

    “烬照火种”疯狂颤动起来。

    无穷尽的烬照气息释放,徐小受身上的冰晶竟一时被焚烧殆尽,蒸汽再度开始冒腾。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徐小受半点都不讶异。

    “烬照原种”本就是天底下最为霸道之物,有这般反应再正常不过。

    如若是对方这个时候就蔫了,他徐小受,还真的反而会看不起这火种。

    但无论哪种反应,都有办法对付就是了。

    “加油,我看好你哦,继续反抗哈!”

    对着火种一番鼓励,徐小受再不去观望这家伙的暴躁情绪,直接张开了嘴,对着“三日冻劫”一吸。

    “入体!”

    咻一声响,“三日冻劫”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射入了徐小受嘴中。

    “呼吸之法”再度导引起来,顺着筋骨脉络,将这至宝冰焰接到了气海上方。

    “轰!”

    一入气海。

    “烬照之力”和“冻劫之力”立马对轰了起来,瞬间激起灵元万重浪,声势喧天。

    “叮铃叮铃……”

    三日冻劫传来一道不解的意念。

    似乎在纳闷,徐小受明明说过的对方也接受了自己。

    但现在,怎么情况有些不对?

    “没事,它耍耍小脾气罢了。”

    徐小受风轻云淡笑着:“你们两个毕竟力量截然相反,真正面对面起来,即便是大家相互接受,还是要象征性的反抗一下。”

    “面子嘛,大家都有。”

    “看什么时候放下而已。”

    “叮铃叮铃……”

    三日冻劫莲瓣一敛,将力量完全收束了起来。

    顷刻间,气海除了其所在之地,都是被烬照气息所包裹住。

    “不必客气呀!”

    徐小受见这冰焰如此内向,当即下令道:“这家伙太猖狂了,你的性子不能一直这么软,不然会被欺负的。”

    “先给它点颜色看看,冰封住了再说。”

    “三日冻劫”律动着的连瓣一顿。

    似乎完全没法跟上自己这个新主人的思路。

    但命令已经有了。

    即便想不明白,也不影响它对命令的执行。

    “叮铃叮铃……”

    莲瓣一绽。

    “冻劫之力”全然爆发。

    那仿若要吞没一切的烬照气息终于遇到了对手,在冰霜的侵袭之下节节败退。

    最终。

    “冻劫之力”直接占据了所有,将“烬照原种”逼到了死角。

    “叮铃叮铃……”

    “三日冻劫”又不忍了。

    这不是它的性子。

    以往,它是不可能主动出手,逼迫任何同类灵宝到这种程度的。

    “不要怕,封了它!”

    徐小受毫无感情的命令再度落下。

    这一次,“烬照原种”终于慌了。

    它不喜这冰寒气息。

    所以更加无法忍受自己要在这冰系力量的禁锢之中,待在徐小受的气海之上一辈子。

    一向霸道惯了的它,在感受到身上那无法解开的禁锢之后,终于第一次选择了低头。

    “扑扑……”

    弱弱的呻吟声响起,“烬照原种”似乎在求饶了。

    徐小受一乐。

    “晚了。”

    “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现在再示弱,没用!”

    声音便得清冷,徐小受再度下令。

    “封了它!”

    既然炸裂外界空间已经用不到“烬照原种”的力量。

    那么,为了防止这家伙在自己关键时刻搞破坏。

    这个时候最合宜的方法,就是让火种继续冷静下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错在了哪里。

    “咔咔!”

    没有丝毫迟滞。

    习惯了徐小受的节奏之后,在一个命令之下,“三日冻劫”的力量全部包笼住“烬照原种”,将之完全冻结。

    “呼~”

    徐小受吐气。

    这一次呵出的,终于不再是炙热灼体的力量,而是一股霜寒。

    而“三日冻劫”在全盘接受自己之后,再也不会伤害到肉体本身。

    所有的力量,都是在经过“呼吸之法”的转换之后,继而向外。

    如臂使指!

    “很好。”

    徐小受心念一动。

    那包裹住自身躯体的冰层便是“咔咔”作响,化作纯粹的灵力,从口鼻之间灌注入了气海。

    肢体恢复至正常可以活动的状态。

    徐小受满是欣喜。

    突然间,气海一震。

    “三日冻劫”在完全占据了主导力量之后,也开始逐步扎根,真正认主。

    “嗡”

    一道隐晦的声响从冰焰本体上传出,继而扩散至整个气海,再导向躯体之外。

    徐小受感觉身躯一寒。

    下一秒,他便是能察觉到。

    自己和“三日冻劫”之间,多了一缕十分亲密的联系。

    “认主?”

    第一次被灵物主动认主,徐小受多了一种新的体验。

    当羁绊缔结结束之时,他能感觉到,一切都变了。

    灵念所能窥探到的天地元素之间,突然多了些秘密麻麻的蓝色光点。

    “冰元素?”

    不仅如此。

    除却这天地间密布的冰元素之外,“三日冻劫”本身作为一朵火焰,也是将火系的能力带给了他。

    火元素也可以看到。

    但是数量太少了。

    徐小受知道,这并不意味着“三日冻劫”的火系力量输于冰系。

    而仅仅只是因为此地经过方才大量“冻劫之力”的肆虐,天地间的元素,几乎都给冰系规则给同化罢了。

    “太好了!”

    此前踏入元庭境之时。

    本来自己便有机会觉醒火系先天属性之力。

    但因为那破系统的吞噬,完全丧失了这个机会。

    现在,“三日冻劫”一个接受,不仅将火系先天属性之力给弥补了,还多捎带上了一份冰系能力?

    “强!”

    徐小受欣喜若狂。

    然而这等天地至宝认主带来的惊喜,显然不仅仅止步于此。

    几乎在看到天地元素的同一瞬间,徐小受便是感觉“三日冻劫”完全在气海站稳了跟脚。

    下一秒,在感受到主人已经可以完全吸收冰系能力补充自身时。

    冰焰倾情一个爆发,无尽纯粹的冰系灵力便是从其上喷薄而出。

    “这是……”

    这一刻,徐小受感觉自己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被这冰系能量给灌满了。

    他开始膨胀。

    真的在膨胀!

    “卧槽,不会炸开吧?”

    “悠着点,悠着点,不要乱来!”

    徐小受惊慌失措的下着命令。

    但是灵物扎根之后的力量反哺,显然也不是“三日冻劫”可以轻易控制住的。

    即便它知晓目前这个宿主的身体太弱,可能承受不住自己的反哺之力。

    但竭力控制之下,那磅礴的能量,依旧在一步步往上顶着。

    “三日冻劫”太强了!

    这等至宝,几乎每一次出现,都是王座以上级别的强者在争夺。

    哪里会出现一个居无境的先天蝼蚁得到的情况?

    以至于徐小受一时间,哪怕是宗师之身,也在力量的灌注下龟裂而开。

    “呼吸之法”察觉到不对了。

    这种力量的出现,每一次,都是自己立功的大好时机。

    被动技自行运转,顷刻间将绝大部分的能量转运成灵元,注入到气海之中。

    “嗡!”

    气海潮升。

    仅仅第一波灵元的汇聚,徐小受便是感觉自己居无境初级的修为直接要被填满。

    “嗡!”

    再一波灵元的转化,修为直接破境,来到了中期。

    质和量的同时提升,外加冰系能量的减少,身躯之上的满涨感消失了不少。

    明明很冷,徐小受却满脸通红,咬着牙在能耐,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嗡!”

    “呼吸之法”再是一转。

    这一波之下,大半的冰系能量被同化。

    “唔啊~”

    徐小受终于憋不住了,身躯剧烈颤动起来。

    这简直比嗑了一大把元庭丹还要顶。

    如此磅礴的力量就这般被注入。

    而注入的手段,还是宗师级别的“呼吸之法”,这谁抗得住?

    “嗯~”

    “呃啊~”

    “好爽好爽,继续……”

    有了“隐匿”,徐小受根本就不在意修为的告诉突破了。

    目前这被动技还只是先天级别,便能让王座、斩道都看得模棱两可。

    相信只要将之点到宗师级别,必能让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而在这般前提之下,徐小受又岂会再压制自己的修为?

    “冲冲冲!”

    气海一次次潮升。

    雪山内部,传来一阵阵从压抑到高亢的y……吟叫。

    许久之后。

    伴随着一声响遏行云的嘹亮呼声。

    一切,终于恢复到了平静。

    “呼……”

    徐小受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整个人瘫软到了冰山层中。

    在无数次灵元的冲锋之下,他感觉自己此刻,连动弹一根手指头,都是费力的。

    虚弱……

    无比的虚弱……

    好在一切结束之时,“呼吸之法”一停,不间断在工作的“生生不息”便是立马被察觉到了。

    不消片刻,生机力量便是将一切负面状态给清除。

    徐小受如获新生。

    “居无境,巅峰!”

    探查了一下气海,他一脸的不敢置信。

    因为宗师之身的关系,他的气海一直都是异于常人的大。

    无论是质和量,都比同等级别的青年辈,要强上数倍。

    犹记得,彼时从那些普通白骷髅颅骨中取到的烬照能量液,甚至都不足以让他从居无境初期,突破到中期。

    但眼下。

    仅仅这一波灵物反哺,便是一举帮助他徐小受冲破了中期、后期,来到了居无境巅峰的层次。

    “好强!”

    反观这一次突破,徐小受也能想象到“三日冻劫”究竟有多可怕了。

    甚至于,在最终的高……光时刻时,他一度觉得自己几乎可以突破到上灵境。

    但戛然而止了。

    似乎,不止是居无境。

    自己的上灵境,也因为身体里面各处异常的模样,要比普通炼灵师强上不少。

    冰寒能量是强。

    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它,显然还不足以让自己直接破开上灵境的大门。

    即便如此。

    徐小受也满是感慨。

    “太充实了……”

    他知道自己的推断应该是没有错的。

    上灵境……

    恐怕自己真要突破到上灵境,除了天道感悟方面不及宗师。

    灵元无论是质和量,绝对可以一相比较了。

    毕竟,换个角度想想。

    类似“三日冻劫”如此强大的绝世灵物,其认主后附加的灵物反哺。

    竟然只能让一个居无境的先天弱者,从修为的初期,突破到巅峰。

    这要传出去,估摸着还真没有人敢相信呢!

    “突破完成。”

    “那么现在,便是可以着手出去了!”

    徐小受回过神。

    视线仿若透过了雪山,看到了外面世界。

    “红裙男,敢将我徐小受给困住,你给我等着!”

    “我……”

    “我逃给你看!”

    即便是居无巅峰,即便掌握了“三日冻劫”,他徐小受也没有膨胀到自认为可以对付那红裙男的地步。

    毕竟,那可是连全盛状态的灰雾人,都可以撵着跑的存在啊!

    感受着周遭密密麻麻的冰系元素光点。

    徐小受转头看向困住自己的冰山。

    这一座巍峨的,由“三日冻劫”余力凝结而出的庞然大物。

    彼时还觉着不可撼动。

    即便运用“烬照原种”,恐怕一时半会儿也熔解不了。

    但现在……

    “开!”

    意念一动,仿若神明指引一般。

    对着身周冰山一字令下,这庞然大物瞬间崩裂开来。

    徐小受眉色狂喜。

    这种号令元素的能力,确确实实,是每一个炼灵师都可以拥有的。

    以前他徐小受没有。

    现在,他可以堂堂正正的说。

    不仅是冰系,他徐小受,甚至还是冰火双系炼灵师!

    掌印一合,再一分。

    虚空能量汇聚,三花聚顶,灵元回流,便是在胸前凝聚出了一朵翩跹跳动的冰莲。

    三日冻劫!

    徐小受单手捧住这朵冰焰,手指一箍。

    “聚!”

    言罢。

    巍峨冰山土崩瓦解,化作无尽元素光点,被纳入冰莲之中。

    继而“呼吸之法”运转,全部被吞入气海。

    “轰轰轰”

    外界崩裂的空间之音,这才清晰的传入了耳中。

    徐小受举目眺去,面前是一番虚空坍塌的末日场景。

    他不以为意。

    诸如此类的景色,第一次见到,人会恐慌。

    但司空见惯之后,真的没什么好怕的。

    “麻麻……”

    一扭头。

    阿戒便是飞扑而来。

    徐小受捧着冰莲,笑意吟吟的张开了双臂,就想要来个重逢的温暖拥抱。

    “嘭!”

    一声炸响。

    下一秒,他的身形便是被阿戒直接撞飞了十数丈远。

    而即便是有着“反震”,阿戒也只不过是颤了一颤,小脚往后一点,便是化解了攻势。

    “麻麻?”

    徐小受:“……”

    该死的!

    你麻麻我才刚刚获得“三日冻劫”,才堪堪领悟出了冰火双系的能力,能不能不要一上来,就给如此之大的打击?! :(/

    “得得得,拥抱就不必了,不用过来。”看着阿戒重归要冲来的身子,徐小受连忙出声劝阻。

    阿戒的拥抱,谁顶得住啊?

    恐怕要将“烬照原种”炼化一半,肉身攀上王座之躯,自己才能也资格和这家伙亲密一下吧。

    “徐小受……”

    灰雾人呢喃出声。

    它看着徐小受手上的冰莲,眸色满是复杂。

    “你,真的将‘三日冻劫’,给完全炼化了?”它忍不住惊声出问。

    “这不废话嘛!”

    徐小受白眼一翻,将手上冰莲往前示意了一下,“我若不是完全炼化,能召唤出来这玩意?”

    他眼神一瞟天,“能搞出这般动静?”

    灰雾人:“……”

    “但是,你并不是冰属性……”

    “我是火属性呀!”

    徐小受笑眯眯道:“就算‘三日冻劫’温度再怎么低,本质上,它也是火。”

    “而作为火,我这个火系炼灵师,外加炼丹师,又怎么可能操纵不住?”

    “你以为我是你啊!”

    “……”

    灰雾人周身雾气气得一抽。

    “受到诅咒,被动值,+1。”

    “得!”

    “我不跟你说这么多了。”

    灰雾人放下冲动,仰天望空,幽然道:“既然你能拿到‘三日冻劫’,也算是你的造化,现在,应该办正事了。”

    “正事是要办的,但……”

    徐小受嘿嘿一笑:“我办的正事,关你什么事?”

    他可是不会忘记,自己在吸收“烬照原种”之时,这家伙做的手脚。

    合作合作……

    如若不是这货执意强要自己的“烬照原种”,再惹到了阿戒的追杀。

    说不得他徐小受真没心思惦记起“三日冻劫”呢!

    而现在,彼时贪得无厌的灰雾人,跟自己说“能得到冰焰是你的造化”……

    这谁信?

    要是在破开空间的时候,这货不给自己使绊子强取至宝,徐小受都觉着是灰雾人转性了!

    “关我什么事?”

    灰雾人当被气乐,“我好好的在收取‘三日冻劫’,你派你的宠物来打扰我也就算了。”

    “现在,两件宝物都归了你。”

    “你说破开空间,关我什么事?”

    “呵呵。”徐小受回之以呵呵。

    他以前不服谁的。

    但灰雾人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能说得有理有据的能力,着实是让他开眼了不少。

    “那我问你。”

    他反手将冰莲收起,道:“之前谈的合作,我们一起破开空间,我也出力,你也出力,最后大家一起逃出去。”

    “现在呢?”

    “现在我是可以出力了,你呢?”

    “你能为破开空间,做点什么?”

    “我……”灰雾人一下子被问傻眼了。

    是啊!

    我能做点什么?

    徐小受说的,好像并不是没有道理哈?

    自己现在“三日冻劫”也没有,“烬照原种”也没有……

    唯一能做的,似乎便是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徐小受破界,再乞求对方带自己出去?

    “呸!”

    灰雾人一拍脑袋,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带歪了。

    “你在扯淡!”

    它怒声道:“我只问你,合作的时候,是怎么谈分配宝物的?”

    “一人一件是吧!”

    “现在呢?”

    “现在宝物,又都去到了哪里?”

    “这到底是谁的错,你心里没谱?”

    “你敢说你徐小受在这次合作中,没有半分私心,都是在为我?”

    灰雾人情绪愈说,愈发激动。

    “嗯呐。”

    徐小受等他稳定下来,再轻轻一点头。

    “空间都要炸了,外面都开始干扰了。”

    “你没能力收取冰焰,我帮你收取,再带你出去,这不是为了你,是为了谁?”

    “为了我自己吗?”

    “呸!”

    徐小受一啐,“我徐小受是这种人?我大公无私!”

    “……”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受到惊疑,被动值,+1。”

    “受到凝视,被动值,+1。”

    灰雾人完全怔住了。

    他感觉心里头无名业火在熊熊燃烧,不间断的在教唆自己犯罪。

    哪怕是要牺牲一些代价,也必须要完全解封,将面前这小子给蹂躏在脚下,才能稍稍缓解一下自己那即将疯狂的情绪。

    灰雾人承认。

    这一次,自己必须要冲动一下了。

    徐小受,太可恶!

    欺人太甚!

    “嘭!”

    虚空一声炸响,封印之气翻涌中,灰雾人整个人弹射而出。

    “麻麻……”

    阿戒才堪堪一动,徐小受已经一脚越过了它,示意自己来。

    他伸出一掌。

    连半分灵元都不曾动用,就这般贴着灰雾人的拳头,径直推出。

    “轰!!!”

    下一秒,以拳掌交接为分界。

    灰雾人包括其身后的所有空间,在轰鸣炸响中,直接化作了冰晶世界。

    从天而坠的冰雹……

    不间断纹裂的虚空裂缝……

    包括以不可抵挡之势冲击而来灰雾人……

    统统冻结!

    画面分层。

    徐小受缓缓收手,这才一甩袖袍,下巴一抬,看向满眼“崇拜”的阿戒,风轻云淡道:

    “这一招……”

    “唤作‘冰河世纪’,可?”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