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多多看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多多看书 > 玄幻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刚气冲天周天参

第五百一十七章 刚气冲天周天参

    “消失!”

    想不如做。

    徐小受直接在心里头默念一声。

    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变化。

    “感知”中窥探到的地底画面中,竟然完全失去了自己这个人的存在。

    仿若在这一片地底黑暗之中,他徐小受,完全不曾出现过。

    “隐身?”

    徐小受惊到了。

    他先前就预想过“隐匿”的最终效果,亦或是觉醒效果,可能会有一个是“隐身”功能。

    但没想到,此刻竟然真的出现了。

    “不对。”

    “不是隐身!”

    沉下心来的徐小受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判断有误。

    隐身,顾名思义,也仅仅只是将自己从外人的视线中消除掉。

    但“消失”……

    “好像真的是不见了?”

    徐小受试着的探出了手。

    很快,他就惊异的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穿过了前方的泥土。

    不仅如此。

    他一步迈出之后,整个人嵌入到了泥层之间,却不会引起泥土的向外挤压。

    “穿透?”

    徐小受怔住了。

    这功能,未免也太强大了吧?

    尝试着在地底跳了两支舞,毫无晦涩感!

    先前作为人会遇到的阻碍,此刻成了飘飘,通通不曾出现!

    “可以穿透物理层面?”

    徐小受思量了起来,突然摇头。

    “不,不应该定义为‘穿透’……”

    “消失……”

    “这个觉醒技的效果,有可能真的将我整个人给从这世界上,完全抹除了!”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徐小受好笑的想着。

    突然伸出自己那不曾消失的一截手指头,轻轻戳了戳小师妹的脸颊。

    “谁?”

    木子汐当场惊醒,腾一下坐直了身躯。

    她四下打量了一番,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人。

    眸中闪过疑惑,小姑娘立马整理起了自己的头发。

    低下头拍拍刘海,将双马尾拉直一弹,马尾便是蹦了蹦,微微往外方翘。

    做完这一切,她才轻声试探着道:“徐小受?”

    没有半分回应。

    空气安静无比。

    木子汐顿时小嘴一噘,目中恨恨。

    “可恶,错觉吗……”

    “受到诅咒,被动值,1,1,1,1……”

    徐小受:???

    你个小姑娘,你自己错觉了,诅咒我作甚?

    我徐小受没事就是给你用来诅咒的吗?

    闲得发慌是吧!

    他忍不住来了一个战术绕后,光速闪现出四根手指头,对着小姑娘的双马尾往下一扯。

    “哎哟!”

    木子汐顿时惊呼了一声,不可思议的转身,还是空无一物。

    “蹭蹭蹭。”

    她整个人惊惧着,屁股在地上蹭蹭后撤。

    “鬼?”

    “受到诅咒,被动值,1,1,1,1……”

    徐小受气得肺疼。

    他就想要继续给这妮子来点教训,但突然间,不远处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

    “怎么了?”

    鱼知温举目眺去,却大石头侧边,木子汐一个人在那里疑神疑鬼似的左顾右盼。

    “有鬼!”

    “鬼?”鱼知温一声惊疑。

    “对!”

    木子汐不住点头,突然声音一高:“徐小受,你给我出来!是不是你在搞的鬼?”

    “别以为你用阵法戏弄我,我就看不出来!”

    她说着,突然偏头,低声问道:“有阵法吗?”

    鱼知温眸中闪过好笑之色。

    “没有。”

    “奇了怪了……”

    木子汐揪住自己的双马尾,眉头锁得老紧,“徐小受呢,他出来了没?”

    鱼知温闻言往徐小受活埋自己的方位扫了一眼。

    “没有什么动静。”

    “应该还在里面……”

    徐小受想要自个儿修炼,她自然不会用灵念去窥伺别人。

    先不说这有可能会打扰到别人。

    本来在炼灵界,擅自用灵念窥伺别人秘密的,就已经是很不礼貌的举动了。

    鱼知温定然不会这么做。

    “受到诅咒,被动值,1,1,1,1……”

    徐小受看着两女一番惊疑过后,各自重归安静,继续修炼,心里头偷笑出声。

    “这也太有趣了吧!”

    他偷偷摸摸绕过木子汐,像个飘飘一样来到了鱼知温重归盘坐的身前。

    这姑娘自打那次面纱被打没了之后,便似乎完全忘记这事儿了。

    就像是一朵独自盛放的清幽莲花,即便在这一片狼藉的元府空间中,她也是一个人美丽,完全不会像木子汐那般失了形象。

    徐小受蹲下身子,同样仔细打量起这姑娘。

    “啧啧,也挺好看。”

    不同于木子汐那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鱼知温给人的气质风味,就是很直观、很惊艳的美了。

    即便此刻闭目修炼,遮住了那双足以惊异世人的星瞳。

    但是所谓的“闭月羞花”,应该也就莫过于此了吧!

    徐小受很难说得出什么十分厉害的形容词,但他觉着,这应该便是他有史以来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姑娘了。

    不仅脸蛋好看,身段也是极为窈窕。

    “试试?”

    正所谓掩耳可盗铃,闭目人胆大。

    徐小受玩心大起,同样具现出了一根手指头,就往这姑娘脸颊上戳去。

    然而。

    这一次似乎玩大发了。

    当手指贴近,就差触碰之际。

    鱼知温條然睁眼,一双星瞳光彩流转,随即瞳孔猛然一缩。

    “徐小受?”

    她发愣的看着前方,似乎完全被惊住了,“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我怎么没感觉?”

    徐小受:???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

    “你,你能看到我?”

    鱼知温:???

    “受到怀疑,被动值,1。”

    “感知”中,已经完全可以看到自己蹲着的身体了。

    徐小受猛然一惊。

    他探了一下气海。

    空空如也!

    不。

    不是空空如也,还留存有一丝灵元存在。

    但是这一丝不断滋生的灵元,显然是在气海完全亏空后,由“元气满满”滋养而出的。

    也就是说……

    “‘消失术’只要开启,便会一直消耗灵元?”

    徐小受呆住。

    他以前的所有被动技,几乎都不曾涉及到灵元消耗。

    以至于即便开了“消失术”,也没有第一时间往这个方面去想。

    但现在看来,确实是被自己忽略了。

    或许,严格意义上讲,其实“狂暴巨人”和“炸裂姿态”,只要开启也会一直消耗灵元。

    但它们那种消耗,不是持续性消耗。

    所以有“元气满满”的存在,都被补充回来了。

    可“消失术”……

    徐小受完全明白了。

    这种持续消失的觉醒技,连鱼知温都不能感知到,也就是说,天道都可以骗过去。

    只要一直维持住,消耗,必然是巨大的!

    “但这也消耗得太快了吧?”

    徐小受暗自咋舌。

    自己出来才游玩了不到几分钟呢,气海就被搬空了。

    这个时间,若要换作去偷窥,恐怕都不够人家洗一个头的!

    “你……”

    鱼知温看着徐小受在自己面前定住,然后开始发呆,一时间也懵了。

    这算是什么事?

    突然出现不说,这根手指……

    她眼珠子下溜,瞅着徐小受快要点到自己脸上的手指头,一时间感觉好笑无比。

    很滑稽!

    徐小受这个姿势,这个动作,确实滑稽!

    完全将他在自己心目中战神一般无可匹敌的形象再一次颠覆。

    而且……

    平白无故出现,可以。

    你这个姿势蹲在我面前,还伸出一根手指头……

    是想调戏我?

    鱼知温眸中闪过戏谑,也不躲,下巴微微一扬,“你干什么?”

    “呃!”

    气氛直接僵住。

    徐小受头疼起来,他看着自己的手指头。

    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索性直接点上去,在戳到了肉肉之后,若无其事的收手。

    “没呀,看你在修炼,打扰你一下。”他嘿嘿一笑。

    鱼知温嗡一下脑袋直接空白了。

    上,上手了?

    这!

    徐小受……

    他、他怎么敢?

    这一刹,面颊瞬间烧红,鱼知温触电一般光速起身,蹭蹭后撤。

    “你干什么!”

    “受到质疑,被动值,1。”

    “嗯?”

    徐小受双手一摊,莫名其妙道:“我不是说了么,看你在修炼,想问问你,修炼结束了没有?”

    鱼知温:“……”

    她指着徐小受的手,“你的手……”

    “我怎么了?”

    这懒洋洋的语气,当即气得鱼知温一跺脚,“你明明……”

    她想要质询一番,但话到嘴边,突然说不出口了。

    怎么说?

    你戳我?

    鱼知温头都大了。

    她说不出口!

    “结束修炼啦?”

    徐小受乐呵呵一笑,轻描淡写将这可能置自身于尴尬境地的事情翻页。

    “结束修炼的话,那就回白窟喽?”

    “白窟一刻值千金,我们可不能把时间白白浪费在元府里头。”

    “无耻!”鱼知温俏脸还不曾降温,再度一红,直接嗔骂一声,扭过脑袋。

    “受到侮辱,被动值,1。”

    “徐小受!”

    石头后方,木子汐听到动静,也赶忙结束了修养状态。

    翻身探出了脑袋之后,她一脸凶神恶煞道:“徐小受,刚才是不是你搞的鬼?”

    “没有。”徐小受连连摆手,“我没有揪你的辫子。”

    木子汐气得叉腰,跳上了石头,想骂声几句,却又不知道骂什么好。

    可恶的徐小受!

    “受到诅咒,被动值,1,1,1,1……”

    ……

    白窟。

    一处隐蔽的灵阵结界之内,两方人马分簇而坐。

    篝火熊熊,同样分为两堆。

    一堆围着数人,但另一堆,却只有两个。

    “滋滋……”

    人多那堆,灵肉滋烤散发出来的焦味,引得众人眉头紧锁。

    “周天参,你行不行的?”

    “不行不要浪费我的食粮,这都多少天没吃肉了,我嘴里都快淡出个鸟了你知不知道?”

    一个身材高大,眉目粗犷的男子立起身来,言语尽是不满。

    “你行你上啊,怎么要叫我?”

    周天参头都不抬一下,“淡出鸟来多好,我也不甚吃过了,你的鸟淡出来了,兴许我也能烤一下吃吃!”

    别人怕他谭季,他周天参可不怕。

    “皮又痒了是吧!”

    谭季面色瞬间森冷了下来,“又要我给你松松骨头?”

    “切!”

    周天参嗤笑一声,将地上的金黄大刀一拍,猖笑一声,道:“说实话,你的力度确实很不错,我挺享受的。”

    “你!”

    谭季表情瞬间拉胯,提着拳头就要冲出去。

    “坐下!”

    一侧饶音音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她此刻就一个头两个大,完全不明白院长大人为什么要放这种不稳定因素进入白窟。

    这不就是搞事情么?

    还有这个周天参……

    实力低下,你就像其他人一样,收着点不行?

    偏偏要和这个刺头硬钢,这不是自讨苦吃?

    她可是知道,在白窟连番的战斗中,谭季已经没少给周天参下绊子了。

    虽说出去历练了两年,这家伙的性格较之先前已经收敛了许多。

    但即便如此,也不是周天参等人,可以对付的啊!

    她饶音音,若不是有着院长大人的命令,甚至都不想和搭理面前这个人。

    “坐下!”

    看着谭季脚步一顿后,就想要无视,饶音音再度出声,“别忘了,在白窟之中,你归我管!”

    “我归你管?”

    谭季应声回头,冷笑道:“臭娘们,你也是领队,我也是领队,我归你管?”

    “院长大人的命令,你不爽,自己去找他说吧,看他怎么收拾你。”饶音音懒洋洋附和了一声。

    眼瞅着这家伙还想要继续行动,她当即补充道:“不怕我打小报告的话,你就继续吧,反正我也懒得管你们两个。”

    “但出去之后,一切如实汇报。”

    谭季拳头一紧。

    “哼!”

    狠狠瞪了周天参一眼之后,他终究还是选择了收手。

    “神气个屁哦!”

    “也就一个破临时领队,趁着徐小受不在,钻空而入,还真以为自己很厉害了……”

    周天参低声笑着,自说自话。

    “哟嚯?”

    谭季才堪堪落定的身子,闻言重归站了起来,一身杀意直接爆开,将篝火掀得簌簌狂舞。

    “想杀我?”

    周天参直接一把将灵兽肉扔进了火种,独臂重击地面,反手握刀,同样立了起来。

    场面一触即发。

    所有人瑟瑟发抖。

    不管是新晋的三十三人,还是老三十三人,此刻都有些懵了。

    这也太刚了!

    这周天参,怎的就敢呢?

    他真不怕死?

    “都给我坐下!”

    饶音音眸色愠怒,同样拍案而起,怒视周天参道:“废话一大堆是吧?就不能好好烤肉了?当个哑巴不行?”

    “哑巴?”

    周天参看着面前这两个实力完全超乎了自己此刻修为的对手,再一想到徐小受……

    “别人可以,我周天参,做不到!”

    他刀一横,气势冲天。

    “咚!”

    下一秒,饶音音眼眸一眯,冷眼扫过,这家伙便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坐下。”

    转过头,饶音音对着谭季清冷出声。

    “嗤。”

    “算你命大。”谭季嗤笑一声,重归坐下。

    但看着完全被篝火烤焦了的灵兽肉,气又不打一处来。

    “徐小受……”

    轻声一喃,谭季冷眼一眯,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一秒,他转头掏出了另一块灵兽肉,将其用木枝插好,递给一侧穿着白色劲装的小姑娘,献殷情般一声,道:

    “浅浅师妹,要不,你来烤?”

    苏浅浅看着这块肉,眼神一个上移。

    这家伙,是有病么?

    按照小兽哥哥的话说……2G网?

    他不知道我和小兽哥哥的关系?

    “对不起,我拒绝。”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