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多多看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多多看书 > 仙侠 >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 > 第二〇四章

第二〇四章

    也许因为身世离奇,小树的成长非常快。

    开始时只知道沉睡,进入小庙第一天就可以自行翻身,第二天已经能够灵活的满地乱爬。

    等秦母接手,他竟然可以扶着东西站立,并晃晃悠悠的独立走上几步了。

    在父母眼中理所应当,这才是一周岁孩童该有的表现。

    但缘行可是亲眼见证了孩子的成长,从出生到可以行走,不过用了短短的四天时间。

    照这样发展下去,是不是第五天能跑,第六天开口喊爸爸,第七天就能熟练的和人聊天了?

    这已经不是天才了,而是妖孽,谁见不惊悚?

    于是秦母留宿的第二天,缘行故意去逗弄孩子,并没有发生他所担心的情况,小树的表现完全属于合理范围,他这才算放下心来。

    值得一提的是,缘行照看孩子两天后,已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不易。

    母亲“接管”孩子,他还担心,怕累着老人家,秦母却连声称赞孩子好带,比缘行小时候可省事多了。

    确实,也不知是专门欺负和尚,还是因为刚出生的关系,缘行照看时,半夜被哭声惊醒几次都是常态,而且极难哄住,搞得他苦不堪言。

    可等秦母接手,这小孩像是换了个性子,当然也可能是身体和大脑终于发育完全,用上纸尿裤后真的消停不少,这孩子身体极好,白天精力旺盛满地乱爬,夜里一觉到天亮,真是省事极了。

    “咱家又不是没条件,我真累了会雇人的。”秦母重重的亲了口大孙子,混不在意的说道。

    缘行想想也是,便不再纠结。

    -------------

    秦母在小庙里住的一天半,忙得不可开交,不是孩子不好带,而是电话信息太多。

    因为儿子僧人的身份,突然有了儿子这件事好说不好听,秦氏夫妇本打算低调行事。

    奈何这消息在亲戚中间已经传开了,祝贺的电话短信一个接一个,甚至有人打到缘行这里,问他什么时候搞个聚会庆祝一下。

    你说缘行能怎么办?他只能大度的表示自己不在意什么虚名,只要父母高兴就好。

    当然,那什么聚会他是不会去参加的,不是为了顾及脸面,而是此事一了,他打算北上入京,浏览皇室从不对外公开的起居注与典籍。

    于是,中午一家人热热闹闹吃了顿丰盛的素餐后,经过金蝉的再三确认,这孩子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的魔气残留了。

    秦父秦母便迫不及待的抱孩子下山了,缘行自要相送。

    可到了公路边后,缘行很是埋怨地瞪了眼委屈巴巴缩在秦母怀中的秦小树。

    这小没良心的,自己照顾他那么久,临走了连个舍不得的表情都不愿意给,反而是经过庙外的时候,小胖手一个劲儿的朝大槐树挥舞,更是挤出了几颗泪珠子,貌似在与大树告别。

    “这孩子的名字真没起错,连亲爹都不理,却对一颗大树这么恋恋不舍。”秦母轻轻的擦拭孙子脸颊边的眼泪,口中却是调侃着说道。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这句话,却是让缘行一愣,回头看了眼小庙的方向,眉头微微皱了皱……

    -----------

    “有了儿子,感觉如何?”

    北上的动车内,缘行看到微微里的留言,不由一愣。

    夏晓楠这个朋友,自从上次分别,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联系了。他看着上面的那句话,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复了信息。

    秃然悟了:“等你有了孩子,你就悟了。”

    楠木可依:“切,说得理直气壮,不知哪个瞎眼的姑娘能看上你这么一个穷酸和尚。”

    秃然悟了:“贫僧根本没有破戒,也不存在什么姑娘,不知夏施主信不信?”

    楠木可依:“惊恐!难道是代孕、捐精?你玩的这么高端吗?”

    缘行皱眉在手机上敲打:“我若说孩子的母亲是个大妖怪,这孩子是利用贫僧血液‘克隆’的孩子,不知……”可写到这里,他轻声一叹,将整段话全部删了去。

    重新输入:“算了,你就当贫僧修行不足,破戒了吧。苦笑jpg。”

    在他心中,夏晓楠是个很好的朋友,他也相信对方的人品,聊起某些话题不会有什么忌讳。

    但孩子这件事,缘行想了又想,还是决定隐瞒下去。

    难道要直接告诉对方小树是妖怪的孩子?

    他不与父母直言,一是不忍打断老人对子嗣的幻想,二是怕吓着他们。

    不对夏晓楠与向灵坦白,则是因为她们公职人员的身份。

    他不信这世界上存在什么真正的秘密,超过两个人知道的事情,还叫秘密吗?

    说出去,或可借着督卫府将名声保住,但小树那孩子该怎么办?

    一辈子面对别人的提防,一生承受异样的目光吗?

    比起一个孩子的未来,他缘行的那点虚名,真算不得什么了。

    过了好久,那边的夏晓楠又传过来长长的一段信息:“听向灵说你打算一个人抚养孩子,我觉得你不应该瞒着伯父伯母,再说你一个和尚,照顾小孩真的不方便……”大篇幅的劝解之言,主旨却只有一个。

    缘行看了,忍不住挑眉。回道:“你说晚了,我父母已经知道,孩子都被抱走了。”

    反正旅途正无聊,他便向对方解释了起来。

    孩子暴露的原因,其实非常的合情合理。因为这天下根本没有新鲜事。

    地球上,存在一个数学领域的猜想,叫六度分割理论,也被称作小世界理论。

    理论指出: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最多通过五个中间人你就能够认识这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人,不分地域,不论人种。

    蓝星有没有这种理论不知道,但他却实打实的成了其中的“受害者”。

    带着孩子穿越回来后,缘行在湘南某小镇的孕婴店买了一大堆儿童用品,也曾考虑到一个僧人带着孩子太过扎眼,才特意留在店里等候向灵的接应。

    可怀中的小树长得实在可爱,他那颗大光头也太有辨识度。一不小心被某个宝妈偷偷拍了照发到朋友圈。

    这位宝妈的交际圈不大,照片尽管很有质量,其实传播范围并不广。可偏偏,宝妈其中一位朋友的朋友,刚好是秦家的远房亲戚。

    当时缘行出家的事情在亲戚间闹得很大,对方一见照片,想也没想,连夜给秦父发了消息……

    楠木可依:“哈哈哈。”十分迅速的上传了一张跳舞的小人动图,幸灾乐祸的姿态表现明显。

    秃然悟了:“……”

    缘行笑着收回了手机,将头靠在椅子上,望向窗外快速掠过的景物,良久后,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但愿,这次入京能有收获。

    可惜,他好不容易申请到的阅览许可终究白费。两天后的夜里,他带着满心的失望,急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小庙。

    “没想到在京都档案馆都找不到太宗的资料。”缘行一边收拾行李,一边与金蝉沟通:“贫僧怎么感觉这一切有某种力量在操控,故意让我无法触及这些资料?”想了想,他又在心里说道:“是不是你搞的鬼?”

    大雍延续六百多年,一直还算稳固,就算改制时,社会上也没有太大的动荡,可偏偏开国两位皇帝的起居注和历史资料全都被遗失了,就连皇室保存的档案上也少有涉及,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可真就这样奇妙的发生了。

    “你我一体,我哪有能耐控制这一切?”金蝉委屈的回答。

    “那这任务是怎么回事?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缘行皱眉冷笑

    瞬间,一大堆数据重新出现在眼前。

    姓名:缘行

    实力:先天一阶

    功德:8548

    佛法:心领神会

    功法:天禅童子功(圆满)、菩提玉身琉璃功(圆满)、罗汉拳(圆满)、罗汉棍法(融会贯通)、提纵术(大成)、暗器(大成)、轻水流波(大成)、守空掌(入门)

    神通:天眼通(慧眼),神足通(初窥门径)

    本次任务:急!第二任大雍皇帝或将开启与灵界通道,将导致主世界历史发生重大变动,请行走拨乱反正,将历史进城导入正轨。

    任务时限:无。

    传送时间:24小时内。

    缘行望着任务描述中那个大大的“急”字,心头直跳,当时他就有预感,所谓的开天门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没想到这种任务最重还是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可偏偏,他一点资料都找不到,根本不知该如何入手。

    这时,金蝉突然又用文字说道:“我推测,你在这么大的历史事件中将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作为这世界天道下的一份子,你执意观看历史资料,很可能触犯了某项法则?”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说:“我敢肯定,就算不出现任务,你先前打算去找真龙观翻阅典籍的计划也绝对不会成行。”

    缘行沉默良久,只能继续归拢行李,等收拾得差不多了,他准备要求金蝉开门,可在瞥见床底下的两个坛子时,一下子愣住了……

    ------------

    夜已深沉,皓月以下,屋宇之间,隐隐缠绕上了层层薄雾清纱。

    小庙前的地面上却如银一样的白,似洒了一层薄雪。

    缘行扛了把锄头来到大槐树跟前,挖了个坑,郑重的将两坛酒埋了下去。

    然后他丢掉了工具,覆手立于树下,久久无言。

    回来时光顾着孩子的事情,倒是将刘子瑜留给自己的礼物疏忽了。

    埋在树下,这两坛酒就成了他的藏品,也许永远不会有开启之日,也许他不在了,会成为某个前来探险的后辈获得的宝藏。

    就好像,他埋藏在心底的某些秘密与过去。

    看着面前的小土堆,与好友刘子瑜之间点点滴滴忍不住的浮现在眼前,那是他穿越各个时空,相处时间最长的一个朋友。

    萍水相逢,终不得长处。

    他穿越多次,按说对于生死应已看淡,可从未开悟,心思到底仍有破绽。

    夜深人静之时,有些情绪又怎能压得住?

    想起自己的一生。

    曾顺风顺水,意气飞扬。

    曾委曲求全,彷徨无助。

    曾茫然无方向,过得凄慌痛苦。

    曾屈服于命运,过得枯燥麻木。

    他从未曾与人言半句,这些到最后,都掩藏在面上的笑容里,谁也看不出。

    也许,这就是长大的代价,正如一首歌中唱的那样。

    生活好比那黑夜里漫长的路,走过的人,他从不说出来……

    (本卷完)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