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多多看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多多看书 > 历史 > 寂寂檀香晚生烟 > 第一卷 浮生 第十章 月随(二)

第一卷 浮生 第十章 月随(二)

    “初寂不过一介凡夫,不值得公主惦念。”初寂笑了笑,亦随她蹲身,拾着落了一地的雪白。

    静檀回头看着他,认真的说:“先生错了,先生是雪中傲梅,是明月清晖,先生是人间值得!”

    虽是一脸认真,但她的措辞不免让他忍俊不禁,“先生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有的!”静檀说着,便见一怀中抱了个孩童的妇人匆匆走过来,满脸的喜气。

    那妇人朝他们见了礼,对初寂道:“上回我家诺儿由先生给了名字还诵经祈福过后,回家便会开始喝粥,身子大好了!”

    静檀看着那孩童,在他娘怀里蠕动,活泼可爱,想必他便是诺儿,忍不住伸手去逗他。

    又听得那妇人道:“今日前来是想谢谢法师,法师做法分文不收,我心里过意不去,便做了个福袋献给法师,法师千万别嫌弃。”

    初寂笑了笑,接过福袋,道:“大娘做的,贫僧怎敢嫌弃。”

    见他收了福袋,那妇人满脸堆满了笑,行了礼抱着孩子便走了。

    “先生诵经还能解百病,不愧是先生。”见那妇人走后,静檀大有所感。

    他淡淡的说:“解百病的是我赠与她的药。”

    静檀咂舌,诚然她不信佛,方才的夸赞也不是真心,却未想他回答的这样实诚,如今细细想来,万人信他是假象,万人信佛才是真相。

    静檀不禁问他:“先生信佛吗?”

    “不信。”

    “……”静檀又是咂舌,“先生可是万人的信仰……”

    “众人拜佛,拜的不过是自己的心罢了,贫僧亦不例外,贫僧所拜,是无愧于心。”

    静檀怔了怔,未料到会是这个答案。

    静檀又用衣摆兜了梨花,困惑道:“先生曾说过自己没有名字,可是先生入佛门之前的名字呢?”

    “贫僧幼时是一个弃婴,是国师把我从雪地里抱回来,给我取暖,又教了我许多道理,后来战乱,国师带着我四处奔走,去了许多地方见了许多人,他们生活在水深火热里,我想帮他们,但是我只能从精神上给予他们一些安慰,便这样入了佛门,于是便有了法号初寂。”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天色已渐渐暗沉。

    静檀看着他,觉得他平日的气质非常人所比,听到他这段经历不免有些吃惊。

    “先生入佛门,是因为国师还是因为百姓。”

    初寂低头思索一阵,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这……贫僧还未想过。”

    静檀一面走着,一面问道:“先生在佛门这么多年,就没有动过凡心么?”

    初寂笑了笑,看着他有几分悲悯,“佛门中人,自然动不得凡心。”

    “那么执念呢?先生可有过执念?”

    “于贫僧而言,执着是错。”

    “可是……”静檀还欲说什么,脚下绊了什么东西,绊的她一个踉跄,脚下什么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忙蹲下查看,没发觉她身后那只正欲扶她却不着痕迹收回的手。

    “还活着,她似乎受了很重的伤……”原来差点绊倒她的是一个身受重伤的玄衣女子,穿了男子的衣服,身上有各处刀伤,脸上沾了血迹,看不大清面容,看着却不像中原人。

    静檀摸了摸她的鼻息,才发现她呼吸微弱,也不知躺了多久。

    初寂蹲下给他喂了一粒药丸,那人似乎缓了过来,呼吸渐渐均匀。

    “暂时止了血,但是她的伤须尽快医治。”言罢,示意静檀扶起她,静檀暗道:好在只比她高了半个头,她搀扶她并不是什么难事。于是散了一直抱在怀里的梨花去搀扶她。

    二人回了极乐寺。在山门口等她的阿衡见她三人这模样吃了一惊,道:“怎么去看个花来拾个人回来!”

    静檀顾不及解释,向他吩咐了几句,便见他下了山。

    某些寺庙里设有药舍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极乐寺的药舍堪比一个药铺到让静檀微微震惊。

    静檀把那玄衣女子扶到旁边的炕上,便见初寂在鼓捣些什么,听得他开口:“公主可会给人上药?”

    “小事儿!”

    于是便见初寂递给她一个药盏,静檀接过,又听得他道:“她伤在腰部,我不便给她上药,还得劳烦公主了。”言罢便走了出去,顺道关了门。

    待他走后,静檀为她轻轻拨开腰上被刀弄的残破的衣服,细细给她上了药,见旁边置有水缸,暗觉这个药舍的设备实在是全。于是舀了清水给那女子擦拭脸庞,做完这些,静檀舒了一口气,便见这女子真容,眉骨与颧骨颇高,却生的娇媚,眼角还有一颗米粒大小的泪痣,不及细想,静檀开始环顾这屋子。

    各种草药多的可与尚药局相比,大多草药或许出自方才他们走过的花圃,或许是初寂平时制羲和膏的原因,桌上还置了不少制药的用具。

    “公主,你要的东西我拿来了!”

    正在静檀思索之际,门外响起阿衡的声音。初寂在门外看着阿衡拿的那包男子的衣物,随即了然,暗叹她思虑的周全,知这里皆是男子,那女子也不好穿着原本破损的衣物,便想到要替她换。

    待她给那女子换了衣裳后,已经到了深夜,见那女子睡的颇熟,静檀打了个哈欠便出了门。

    “先生刚才喂她的药丸也是自己做的么?那效果也太显著了吧!”静檀朝他崇拜的说着。

    “不是,那只是宫里的止血药,公主也知晓的。”

    静檀咂舌,自己父皇是多看重他和国师,御赐的东西竟然多到随便用……

    “檀儿!”院子里响起王右君的呼喊,人未到声先到。

    “檀儿,我寻不见你,便来这里看看,你果然在这儿!”

    只见王右君走过来,身后梵音慌忙跟上来,想必没追上他,一脸的委屈,对初寂说道:“王公子说要找公主,我让他在偏殿等候,没能拉住他……”

    “无妨。”初寂淡淡的说道,听不出什么情绪。

    静檀撇撇嘴,不着痕迹的躲开他将要拉上来的手,说道:“右君兄这刚上任的永安府少尹是个虚衔么,整日闲逛。”

    他笑了笑,将手自然的搭在她肩上,“这你倒是冤枉我了,我可是奉你父皇之命来保护你的,他是我顶头上司,他的话我不好不听罢。”

    静檀挣了几下没挣开,也就放弃抵抗,由着他搭着,“我和先生在一处能有什么危险,父皇也真是多虑了。”

    “那不一定……”王右君将头偏向一边小声嘀咕,没意识道初寂淡淡的目光停在他搭着静檀肩膀的手上,随即又飘向别处。

    初寂向他们作了一个合十礼,对静檀道:“天色已晚,公主且回去罢。”

    “那……”静檀看了看药舍,欲言又止。那女子不以真面目示人,又受了这么重的伤,想必来历不凡,她还有事情想问问她,却不知道这寺庙能不能容下她暂住。

    初寂轻笑,温和的说:“公主放心。”

    见他知晓自己内心说想,她便笑开,对他道:“明日我便回宫了,若有机会,我还想来拾后山的梨花!”

    “上回和法师说的事情,法师可有了新的答案?”王右君朝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无论说多少回,贫僧的答案都是一样。”

    正在静檀为他们的对话发蒙,便被王右君给拉走了。

    出了山门,静檀终于摆开了他搭在她肩上的手,问道:“方才你跟先生说的什么事情?”

    “国师,陛下想让你先生接任国师。”

    “想必他迟迟不肯答应罢。”静檀想起今日那妇人,和他说赠药时候无奈的神情,或许万人之上的他,是孤寂的。

    王右君戳戳她,笑道:“或许你可以劝劝他。”

    “先生做事必有先生的道理,父皇可不是我的上司,我不必每日吊着胆子完成任务。”

    静檀朝他做了一个鬼脸,自顾自跑到前头去。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