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多多看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多多看书 > 其他 > 农门团宠小娇娘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说不清楚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说不清楚

    屋里,坟墓一般死寂。

    谁也想不到,好好的日子,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就像一片平静湖水,突然被翻天覆地扣了过去!

    破碎,无存!

    赵金莲很快醒了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跪倒在地,疯狂磕头。

    “山神爷爷,求你把我们家所有银子,所有房子都收走!

    收走!

    我就说,这些好日子要付出代价!

    我们家已经救了那么多人,捐了那么多银子粮食,还不行吗!

    啊,还不行吗?

    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的闺女!

    你杀我,你快天打雷劈,你劈死我!

    你不要害我闺女,我闺女可怜啊!”

    一声声,慈母泣血呐喊,让方家所有人都跪倒在地,哭得半昏。

    若是有神灵,一定会动容。

    若是天地有心,一定会碎裂!

    可惜,眼泪除了发泄恐惧,再也没有任何作用。

    方圆儿静静坐着,双手捂着肚子,沉默之极,眼泪泉水一般涌出来,她却好似不知道。

    前世她就是个孤儿,她也无数次设想过。

    她的父母是不是因为什么困难,解决不了,不得不放弃了她。

    她也曾无数次发誓,有朝一日,她有了自己的孩儿。

    哪怕世界末日,哪怕天塌地陷,她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

    可是,如今,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身体里孕育的孩子,不知父亲是何人的孩子。

    要她怎么保护,要她怎么坚持!

    眼前痛苦欲死,是她的血脉亲人,是她宁愿失去性命也要守护的人。

    留下孩子,她们必将同她一起承受那些流言侮辱,谩骂和白眼儿,甚至是伤害。

    但是舍弃孩子,一了百了,她同前世的父母又有什么分别…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好似感受到她的极度悲喜,肚子里居然微微有一丝痒。

    就像一根娇嫩的小手指在轻轻点着她的肚皮。

    三个月的孩子,就胎动了吗?

    这般突然的感受,让她眼泪慢慢停了下来,双手下意识把腹部搂的更紧…

    方老二抹了一把眼泪,抬头望向妹妹,见她这般,心里更是疼得厉害。

    “圆儿,你怎么想?

    你说,二哥一定护着你,别害怕。”

    方老大也搀扶着老爹站了起来,“圆儿,别害怕,大哥给你报仇!

    你说,这个人是谁!”

    方老汉更是脖子上青筋都爆了起来,“我要杀了他,剁碎了喂狗!”

    方圆儿苦笑,轻轻摇头。

    “爹,哥,你们可能不相信。

    但我一万个确定,我最近没有跟任何人有接触。

    也不可能让人害了,却一点儿都没发现。

    按照日期推算,若是这孩子当真三个多月,那是年后正月时候的事。

    可正月时候,我根本没出过门,进城一趟,还是朱红寸步不离跟着。

    外人想害我也没机会…”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孩子不是三个多月,很久之前就有了?

    方老汉同儿子们对视一眼,眼底痛色越发厉害。

    圆儿一定是被突然发生的事吓的脑子不清楚了,谁家孩子不是十月怀胎,怎么可能早早就怀上才显脉象。

    而且所有大夫都说是三个多月,怎么可能错?

    方圆儿猜到他们不肯信,但她也解释不清楚。

    这孩子在她肚子里,血脉相连,总有几分神奇的感应。

    她就是觉得他不是最近怀上的…

    可这会儿,一家人都很激动,不好再纠结了。

    她上前扶了母亲,低声劝道。

    “娘,事情已经发生了,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总有一日会水落石出。

    您别着急,先稳一稳,等安定下来,在想办法。”

    赵金莲哭得眼睛都肿了,她紧紧抓了闺女的手。

    她想说,还想什么办法,赶紧把孩子打掉,躲一阵儿就好。

    可是眼见闺女另一只手,一直在护着肚子,她突然就像被堵了嗓子,眼泪也掉的更急了。

    母女连心,不用冷静,她也猜到闺女的答案了…

    刘氏和王氏抹了眼泪,也是劝着。

    “娘,今晚都好好想想办法,明日咱们再说。”

    刘氏被扶到东屋去了,方圆儿也回了西屋。

    方老汉带了两个儿子,枯坐半晌。

    到底方老汉叹气,“老二,去喊陈安,快马接老三回来。

    这事儿怕是不好解决,你妹妹是个有主意的,只有老三能劝得了。”

    “好,爹,我这就去。”

    方老二应着就出了门,陈安听说要去府城寻方老三回来,也没说什么。

    当即简单收拾一下,就从马厩牵了马。

    方老二送他到路口,这才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陈安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脸色铁青。

    “到底是谁,我们一直都有巡查庄园,不曾…”

    方老二拦了他的话头儿,再次嘱咐道。

    “记住,除了老三,谁也不能说,烂到肚子里。”

    “好,二爷放心,我一定尽快赶到。”

    陈安收起所有惊怒,跳上马背就跑的没了影子。

    方老二望着夜色,狠狠握了拳头,好似想打谁一顿,最终只能打在了虚空…

    金河县里,孙家药铺的后院儿,庞氏头上搭着凉帕子,脸色惨白,一直在抹眼泪。

    她的贴身嬷嬷低声劝着,“夫人,您喝口粥吧。

    大少爷年轻气盛,想必也是一时想差了,过不了几日就好了。

    再说,您是他亲娘,他怎么也不能同您当真生分了。”

    庞氏却是摇头,哽咽道。

    “嬷嬷,你不知道,他当真是对方家那个小狐狸精动了真心。

    回来的路上,一句话都没有同我说。

    他是我生的,这么多年,虽然没养在我身边。

    但一年四季,他的吃喝穿戴,什么没费心。

    最后居然换他这般对我,我这心啊,真是太疼了。

    呜呜,我是为了他好,他怎么就不知道。”

    老嬷嬷无法,只能说道,“大少爷一直同老太爷住在一起,想必也是深受老太爷影响。

    老太爷这也病了,以后回了京都,大少爷读书,慢慢离得远了,也就不受老太爷的管了…”

    庞氏倒是喜欢这话,想了想,她就坐了起来。

    沉默半晌,她才问道。

    “老太爷那边可有消息,老太爷…有回京的打算吗?”

    “这个…”老嬷嬷迟疑一下,还是说道。

    “恐怕没有,老太爷没吩咐药童拾掇东西,倒是吩咐了一句,有药材要遮盖好,不能遭了露水…”

    庞氏狠狠掐了手里的帕子,“他还是没有死心,还想留下,同方家走动不成?

    他愿意怎么样,我可以不管,但是我的儿子不成。

    我儿子不能给一个野种当爹,不能让方家那个狐狸精污了清名…”

    老嬷嬷低头,不好再开口。

    庞氏动手开了妆盒,在底层拿出一些散碎银子,用帕子包了,推给老嬷嬷。

    “嬷嬷,银子你拿着,替我去办一件事…”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