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多多看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多多看书 > 其他 > 穿越之莫问人归处 > 第124章 品茶

第124章 品茶

    “可能这就是我和方大人的缘分吧。”方立辉的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随后话锋一转体贴道:“不过我看方大人重伤未愈,如此模样实在过于勉强,还是早些回去休息的好。待方大人身体无碍,我们再叙旧不迟。”

    他说着不动声色地侧过身,转向华纳斯和方立人道:“至于萨珊小姐和堂兄,我还有话与二位说,不妨移步一叙。”

    “我与你没什么好说的。”方立人神情冷淡,刚想再说些什么,就听方紫岚沉声道:“我累了,恕不奉陪。”她说完在阿宛的搀扶下回了屋。

    方立辉看着两人的背影,意兴阑珊地耸了耸肩,对着方立人道:“堂兄,方大人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儿,她不会帮你的。”

    方立人面沉如水,“方立辉,我不会和你回去的。”

    方立辉眸光微转,握住折扇的手略略收紧,却仍勾着唇角玩世不恭道:“好啊,不愿回去,现在就修书一封卸了家主身份。”

    他这话说得极为轻佻随意,让方立人的脸色不由地愈发难看。

    他却浑若无觉般地将折扇哗啦一收,轻敲额头作了然状,“我怎么忘了,堂兄是连萨珊家族都不愿入赘的人,又怎会心甘情愿地放弃一切呢?”

    方立人藏在袖中的手不由自主地紧握成拳,咬牙道:“方立辉,你莫要太过分了。”

    方立辉见方立人恼了,似是来了兴致,折扇轻摇间依旧是一副浪荡公子的派头。

    他凑到方立人的耳边,低语道:“堂兄,你若是再找借口推脱,我就只能请咱们的叔父,宰相大人向陛下上书了。由于萨珊小姐的缘故,陛下本就对你心生厌恶,如若再因为这种小事惊扰了陛下,你还能有命在吗?”

    他每说一句,方立人的脸色就白一分。待他说完,方立人的面上几无血色,嗫嚅道:“方立辉,你……”

    见状方立辉拍了拍他的肩膀,面上笑容更盛,“堂兄不必如此,好自为之。”

    他说罢收了折扇,对着华纳斯拱手一礼,道:“此番是我堂兄让萨珊小姐受累了,方立辉在此代堂兄向萨珊小姐赔罪。”

    “方公子言重了。”华纳斯摇了摇头,轻声道:“是我自愿的,谈不上受累。”

    “萨珊小姐大度,我方家也不能小气。我带了江南本家今年新产的春茶,请萨珊小姐品鉴。不知萨珊小姐是否肯赏光?”方立辉敛了神色,彬彬有礼温和无害的模样让华纳斯有些犹豫。

    她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方立人,又看了看立在原地等她答复的方立辉,末了终是点了点头,与方立辉去品茶了。

    西关城迎春茶楼,是方家在西关城的产业之一,取名迎春送秋,往来不绝之意。

    茶楼地理位置极佳,又由方家主持建设,因此甫一建成,就成为大京与西域各往来商旅的必到之处。在整个西域之中,几乎都无出其右者。

    方立辉与华纳斯坐在顶楼的包间之中,满城风景尽收眼底,让华纳斯有些感慨,“大京的风貌,果然与波斯不同。”

    方立辉眼角含笑,轻摇折扇道:“若是萨珊小姐喜欢,不如在大京多留些时日,我陪萨珊小姐一起四处走一走,看看我们大京的风土人情。”

    “我父亲不会同意的。”华纳斯的神情是显而易见的失落。

    方立辉收起折扇抵着下颚,眼中闪过一丝精明神色,“萨珊小姐不惜与我堂兄私奔,也要离开波斯。如今事情闹到如此地步,萨珊家主竟还不愿放你出来?”

    “你怎知我与你堂兄私奔是为了离开波斯……”华纳斯话说了一半猛地停住了,她怔怔地看向方立辉,“你套我话?”

    方立辉伸手拎过茶壶,为华纳斯倒了一杯茶,“茶烹好了,萨珊小姐尝一尝味道如何?”

    华纳斯没有接过方立辉手中的茶盏,他就把手中的茶盏放到了华纳斯面前,然后慢条斯理道:“我并非套话。只是萨珊家族严苛,是以萨珊小姐即便经手了家族生意,却也从未踏出过波斯。然我听闻萨珊小姐喜欢收集波斯之外的各种奇闻异事,甚至派人花大价钱收集各种域外物件,对我们大京也颇为向往。故而我大胆猜了一句,还望萨珊小姐莫怪。”

    他说完见华纳斯神色戒备默不做声,于是也不再试探,而是开门见山直入主题道:“我此番请萨珊小姐品茶,是为我堂兄一事。”

    华纳斯神色松动了些许,便听方立辉继续道:“萨珊小姐与我堂兄两情相悦不假,你二人对彼此爱得不深也是真。我堂兄不愿为你舍了家主身份,你也不愿为了我堂兄放弃家族荣华。我说的可对,萨珊小姐?”

    华纳斯一言不发,低头垂眸看向杯中的茶,绿意盎然澄澈透亮的颜色,映在她的眼中却生生把她琥珀色的眸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阴影,影影绰绰让人看不清她真实的想法。

    “萨珊小姐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方立辉端起自己的茶盏,抿了一口,“不过经此一劫,只怕萨珊小姐与我堂兄的心思又变了。萨珊小姐心中多了对不可知的恐惧,我堂兄心中却多了破釜沉舟的勇气。”

    “难怪立人一直不让我和你说话,你确实很会蛊惑人心。”华纳斯抬起头,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眼中的优柔迷惘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端庄从容才是她本身的面目。

    她神情冷冽道:“可你说错了一点,我不是对不可知的恐惧,而是担心立人。”

    方立辉讶然道:“担心我堂兄?”

    华纳斯定定地看着方立辉,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字一句道:“你可知我父亲为何一定要立人入赘?只因立人曾说过,我比他的性命重要,却绝不会比方家更重要。在他心中,最重要的,从始至终都是方家。此番他若是因我被迫放弃了家主身份,把方家交到了你的手中,他又怎会甘心?”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